孙中山

时间:2014-03-03 来源: 打印 字号:



孙中山两次访问张裕

       "张君以一人之力,而能成此伟业,可谓中国制造业之进步。"——孙文

一九一二年八月二十二日《申报》刊发了一条电讯:“孙中山于二十日夜抵烟,翌晨入港,各界派代表登安平轮迎接,十时登陆,同盟会开会欢迎。”短短三十几个字,并未引起时人特别关注;可是在张裕人眼里,它的从师就不一样了。

孙中山此次由上海水路北行,是应袁世凯邀请赴京义事,途经烟台时作短暂停留,稍事休息。

在烟台各界欢迎会上,中山先生有一个简短的演说,其中对张裕称赞有加:“中国商业失败,不止烟台一埠,凡属通商口岸,利权外溢,到处皆然。为今之计,欲商业兴旺,必从制造业下手,如本埠张裕公司,设一大造酒场,制造葡萄酒,其工业不亚于法国之大厂,将来必可获利,又如玻璃公司亦然。张君以一人之力,而能成此伟业,可谓中国制造业之进步。”

欢迎会结束后,中山先生在各界人士簇拥下参观了张裕公司,他饶有兴致地品尝了酒窖中陈酿的葡萄酒和白兰地,频频点头表示赞赏。

在工作楼的留言台前,时任张裕公司总经理张成卿早已吩咐众人备好笔墨,把上好的宣纸裁作横幅,恭候中山先生题词。中山先生提起笔略作思忖,以雄劲的楷书写下四个大字:“品重醴泉”。中山先生接着换了一支小笔写出上款“题赠张裕公司”,然后在下款片落上“孙文”。随行人员递过所携印章,中山先生蘸满朱红印泥,用力钤盖于“孙文”正下方。这是孙中山先生为中国企业留下的唯一的墨宝,题词原件由张裕公司1978年转赠烟台市博物馆收藏,现为国家一级文物。

在我国现行高中历史教科书《中国近代现代史》中,也收录有“品重醴泉”的题词图片(上册第二章第三节《中国资本主义的产生》),图片注解为:“华侨实业家张弼士在烟台独资创办张裕葡萄酒公司。孙中山曾为这家民族企业题词。”

“品重醴泉”之“醴泉”出自《礼记》中的“天降膏露,地出醴泉”,“品重”则具有双重含义:既赞许了张裕的葡萄酒品质,也褒奖了张裕创始人张弼士先生的品格。

其实中山先生还有一次秘密的张裕之行,几乎不为人知。据张成卿儿媳回忆,她多次听家人说起过,辛亥革命前,中山行生曾神秘地出现在张家院内,穿着有些寒伧。张成卿一反常态,避开所有亲朋,在自己书房里与中山先生整整密谈了一个下午,直到天黑中山先生才悄然离开。事后张成卿一再嘱咐家人不行走漏风声。

唐德刚先生《晚清七十年》记述:中山先生那时正在北美“致公总党”支持之下,组织个“筹饷局”,到处巡回讲演革命,筹募军饷。但据一些私人记述,中山此时日常生活都很难维持。这个说法恰好与上面回忆相符。

张弼士在南洋时就曾出巨资支持孙中山革命,其子张秩捃还是同盟会成员。把这几件事联系起来看,若眉目便清晰多了:中山先生与张裕的关系原来此前早有铺垫,这次慨然题词显然不是寻常客套,其中还缠绕着一段醇如陈酿的旧情。

上一篇:袁世凯 下一篇:翁同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