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使俄草》记载的张裕公司创始人张弼士

时间:2017-10-24 来源:中国新闻网 打印 字号:

 晚清时期南洋首富张弼士在烟台创办张裕酿酒公司之后,还于光绪二十年(1894年)被清政府委任为驻新加坡总领事,接替黄遵宪。关于张弼士在新加坡的领事生涯,光绪二十年出使俄国大臣王之春在日记《使俄草》(光绪二十一年孟秋上海著易堂印)有生动的描述。

光绪二十年十二月初十日,王之春一行从上海登舟启程,二十一日下午抵新加坡,《使俄草》当天日记记载:“总领事候选知府张振勋弼士(笔者注:名振勋,字弼士)、翻译知府那三华祝、直隶州刘玉麟葆生、随员刑部主事王树善杉绿、教谕陈国经锄圃、笔帖式沈铭鼎之、县丞金维楙石声、供事州同衔叶卓林吾庄来谒,并备马车迎余及参随各员,行三四里至领事府宴叙。”王之春在日记中详细记述了新加坡及南洋诸埠的人口、税收和物产,并且写道:“弼士居此间三十年,人极练达。与华、洋交涉,皆能持平。今自本籍大埔(笔者注:广东省大埔县)莅此,甫及二旬云。”

据《使俄草》记载,当晚三更时分,张弼士送行登舟。经印度洋过苏伊士运河,王之春一行于光绪二十一年正月十三日在法国马赛登陆,然后乘火车经巴黎和柏林,于正月二十二日抵达圣彼得堡。王之春此行的使命是“赉书唁贺”——吊唁亚力山大三世逝世,祝贺尼古拉二世继位。在俄国逗留一个月之后,王之春一行又辗转德国、英国和法国参观考察,于五月初三日在马赛登舟返程,闰五月初五日途经新加坡时,再次受到张弼士的接待,《使俄草》当天日记记载:“早九点钟抵新嘉坡(笔者注:新加坡),总领事张弼士太守率同翻译、随员迎至舟次,当邀同从官乘马车至署宴叙。谈及中外各事甚悉,并赠译出南洋各岛详细地图各件。晚四点钟随送至舟,候船开行乃别去。昔人诗有云: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伦送我情。今日思之,乃益信然。弼士熟悉南洋各岛情形,与西人交涉极称契洽,前已言之。今莅任半载,措置果能裕如,寓居华人亦颂声大起,始信余言固不诬也。”

《使俄草》记载的张裕公司创始人张弼士
《使俄草》记载的张裕公司创始人张弼士

不知张弼士与王之春宴叙期间,是否谈及他在烟台创办的张裕酿酒公司?根据张弼士撰写的《奉旨创办酿酒公司记》,张裕公司在光绪二十一年已将试制的葡萄酒寄到新加坡,并请英国和荷兰的化学专家进行化验,张弼士“以是知其事可成,思为持久之计,于是函致美国,采办有根葡萄二千株”。王之春回国之后,即在六月初一日具陈《奏为时艰孔迫、道宜自强,谨就切要易行数端恭摺胪陈》,其中第六条“商工急宜讲求”提出:“洋酒税重价昂,而销售最畅,多用葡萄制造。中国东北各省葡萄,种大而味厚,且价贱于外洋,可劝商人设厂酿造行销,亦收利权之一端也。”

却说王之春在法国参观期间,也曾留意到当地的葡萄酒产业,《使俄草》光绪二十一年三月二十八日的日记记载:“葡萄造酒尤佳,若和酿(英人名曰白兰地)、香瓣诸品,各国皆重,是亦法兰西一大利源也。”——“和酿”无疑是Cognac(干邑)的音译,“香瓣”可能是Champagne(香槟)的音译。(陈耀明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