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支干红掀起的“东方运动”

时间:2019-09-11 来源:新华社 打印 字号:

佳美娜失踪100多年后,蛇龙珠突然从遥远的东方闯入欧洲人的视野,令其直呼“不可思议”。

20年前,“82年的拉菲”受国人追捧;10年前,苹果手机圈粉无数;4年前,中国游客在日本抢购马桶盖和电饭煲……洋品牌一度风头无两。

但是,近两年来,“中国品位”已在全球掀起一场“东方运动”,从辣椒酱到无人机,越来越多的中国“爆款”在全世界走红。

其中,作为葡萄酒领域“中国味道”的代表,张裕解百纳成为外国网友在社交媒体上争相晒出的“网红”酒,近一年内,其全球市场搜索热度已比肩国际顶级葡萄酒品牌法国拉菲。

它生于华夏、长于华夏,是首支国产干红葡萄酒品牌,也是中国葡萄酒行业抗击洋品牌的旗帜性力量;同时,自诞生之日起,它身上就自带国际化、中西融合的基因,其兼具东情西韵的发展历程,为中国葡萄酒走向世界作出了重大贡献。

国货之光

88年,从0到5.32亿瓶,进驻全球28个国家、欧洲5000多家卖场,成为世界上销量最大的葡萄酒单品之一;从2018年3月1日至2019年2月28日,一年内销量突破3206万瓶,意味着平均每秒就售出一瓶。

张裕解百纳创造的业绩,令其成为当之无愧的国货之光。

事实上,自诞生之日起,它身上就肩负了拼搏奋斗、振兴民族实业的品牌责任。

1892年,张裕酿酒公司诞生于晚清轰轰烈烈的实业兴国运动洋务运动中,它是中国第一家葡萄酿酒公司,创立之初得到了三位晚清名臣的大力支持:直隶总督李鸿章为其亲批营业执照;军机大臣翁同龢为其亲笔题写厂名;山东登莱青兵备道道台盛宣怀为其从上海调来灌装的玻璃酒瓶。

1931年,张裕出品了一款由蛇龙珠葡萄为主要酿造原料的干红葡萄酒,名为解百纳。在当时特殊的时代背景下,民族危机空前严重,民族工业成为国人抵御外侮的重要力量,支持国货成为社会潮流。

1938年,张裕公司化验室主任孙卫发布研究报告《张裕葡萄酒之分析与各国葡萄酒之比较》,将解百纳与美国、法国、意大利等知名产区的产品进行分析对比,重点对酒精、浸出物、糖分、单宁等成分进行了化学分析,并得出结论:张裕解百纳“是一种代表北温带的、极温和而优良的葡萄酒,其质地足以与欧美优良的酒相媲美”。在西方国家主导的葡萄酒世界里,中国首次拉开国产干红品牌叫板国际知名葡萄酒的序幕,为提振民族自信注入了强劲力量。

彼时的“大人物”,亦纷纷支持这款国货葡萄酒。民族实业家周叔弢是这款酒的忠实“粉丝”,据其子周景良回忆:“上世纪40年代,父亲发现张裕公司售出的酒有解百纳和雷司令,认为很好,大为高兴,买了许多瓶在家里喝。父亲大大夸这两种酒的品格……重要的是张裕的酒好,他能分辨得出,能欣赏。”

中西融合

张裕解百纳身上还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基因——中西融合。解百纳名字的由来,为时任总经理徐望之从张裕创始人张弼士倡导的“中西融合”“携海纳百川”的经营理念中得到的灵感。而其诞生之初与欧洲的密切联系,似乎为其后来的国际化旅程埋下了某种伏笔。

张裕公司创立之初,从国外引入了124个优秀酿酒葡萄品种,并为其取了富有诗意的东方译名,如“赤霞珠”“霞多丽”“夜光杯”“贵人香”等,其中第5号名为“蛇龙珠”。

经过一个世纪的自然杂交和人工培育、改良,蛇龙珠已和烟台的风土融为一体,赋予张裕解百纳独特的“中国口味”,香气浓郁是其典型特征——研究发现,蛇龙珠中含有的萜烯类化合物多达26种,这是构成葡萄酒香气的重要成分,而在赤霞珠、品丽珠、梅洛中,分别只含有17种、15种和16种该类化合物。

2013年,瑞士科学家何塞·乌亚莫兹博士的一项研究,引起了欧洲葡萄酒界的极大兴趣:蛇龙珠和法国波尔多失传的老品种佳美娜的DNA相似度高达99.9%。

19世纪后期,一场根瘤蚜虫害席卷欧洲葡萄园,法国将近30%的葡萄园被毁掉,佳美娜在故土消失。佳美娜失踪100多年后,蛇龙珠突然从遥远的东方闯入欧洲人的视野,令其直呼“不可思议”。

蛇龙珠的“祖籍”至今并未有定论,不过,国际社会已普遍认可它是中国的标志性酿酒葡萄品种,在2015年第四版《牛津葡萄酒辞典》中,蛇龙珠作为中国本土品种,被收录于该书“中国产区”部分。

张裕解百纳与欧洲的渊源不止于此。

1931年酿出第一瓶解百纳的酿酒师名叫巴狄士多奇,来自意大利,毕业于意大利科内利亚诺葡萄栽培及酿酒学院,该校创办于1876年,是意大利酿酒师的摇篮,至今仍存。

他是张裕的第三代酿酒师,也是公司的第四位洋酿酒师,在长达17年的任期内,他直接监管着酒厂的技术操作。

关于其品酒功力和专业造诣,1948年上海《新闻天地》半月刊刊登的通讯《制酒家及其酒厂》中有过这样的描述:“巴狄士多奇的嘴是上帝最惊奇神妙的杰作之一,不论什么酒,葡萄酒、白兰地、白干……一到他嘴里,立刻可以辨别这酒的年代和含有的成分是否掺入了杂质,一丝也不会错误。”

海纳百川

由于西方葡萄酒底蕴深厚,很长时间以来,在西方人当中,一直存在中国无法生产优质葡萄酒的观念。

新世纪以来,以张裕等品牌为代表的中国葡萄酒不断加快全球化的步伐,不断刷新着国际社会对中国葡萄酒的认知。

2012年,英国皇室酒水供应商维特罗斯将张裕解百纳摆上自己的货架,创造了周售400箱的佳绩。欧美年轻人纷纷在社交媒体上晒出这款酒,很多人在配文中发出这样的惊叹:“来自中国的葡萄酒!”“来自东方的葡萄酒!”

英国职业酒评家乔纳森·雷曾带着浓厚兴趣来到中国,寻找这款东方葡萄酒风靡英国以及欧洲市场的原因。在参观张裕酒文化博物馆时,站在一幅名为《海纳百川》的中国书画前,他似乎找到了答案:“虽然我一个中国字也不认识,但是我感到,张裕公司100多年来海纳百川的胸怀,正是这瓶酒的精髓所在,也是它能出口到欧美亚28个国家的原因。”

100多年前,张裕创始人张弼士在美国发表演讲:“唐人是了不起的,只要发愤图强,后来居上,祖家的产品都要成为世界名牌。”

今天,他的期待正在成为现实。